切换到宽版
  • 394阅读
  • 0回复

晚年的萧娴,书作和创作状态都体现出一往无前的雄壮气势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屈良平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 发表于: 前天 01:57
不锈钢候车亭图片

      说起萧娴,年纪稍长一些的人都不会陌生,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正是萧娴书法创作的顶峰,展览评论纷至沓来,真是人书俱老,尽展风流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萧娴晚年的大字创作显然没有延续刘海粟所夸赞的“江南第二泉”“端穆苍秀”的意趣,而是走以“康有为体”为根基的雄健路数。这种路数的选择有一定的必然性。首先,萧娴晚年的大字创作依旧以康有为为根基,而“康有为体”本身就以霸悍雄强为主要风格特征;其次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热烈的艺术氛围,以及萧娴本人高涨的艺术激情,使她难以创作出“安静简穆”为基调的作品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萧娴人生最后的20年是她艺术创作的高峰期,尤其是在80岁以后,民国时期“粤海神童”的荣耀似乎又要降临了。她北登长城,南游黄山,重归故里,在众人簇拥中分别写下“长城归来”“黄山归来”“第二春城”等巨作;北上进京,与启功等交流书艺;远赴香港,与康有为第七女康同环叙旧;广收弟子,举办80岁、90岁书法展;出版萧娴书法选萧娴先生书法集,发表庖丁论书等等,这一时期颇有“落日心犹壮,秋风病欲苏”之感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一时期萧娴的书作仍然以“康有为体”最为抢眼,书作和创作状态都体现出一往无前的雄壮气势。萧娴曾说:“一位画家说:‘胆子大,事就成了一半。’此语最妙,适于学书。”萧娴晚年书作的文辞上也力求阔大,爱用“百、千、万、天、地、高、大、海、龙、古、今”等字眼,如“竹映山阴道 风流海外天”“大爱胜母 高风在天”“诗礼三千载 书翰六古都”等。因此,萧娴与其师康有为一样,都没有以“安静简穆”为宗旨,而只是在“势”上下工夫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,作为一位极其自信和倔强的书家,她并不认同刘海粟等人的批评,甚至不惜疏远与刘海粟同门的情谊。或许是有意要回应这些批评,她写下了“书中有我,眼底无他”这样一副对联,肯定自我,睥睨外物。在90寿辰书法大展上,她又写下了“道登天门”这样内容的巨大横幅。萧娴之所以能有这样的自信,仍然与她早年“誉登天门”的经历有关,尤其是康有为和于右任两位书坛巨擘的推举,使她有资本不把任何人的批评放在眼里。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强大的自信,她的榜书大字,才撑起了罕有的强大气势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刘海粟等人批评她未能跳出康有为形貌的问题,她在1985年康南海先生法书序中表达了些许无奈和遗憾,她说:“大约仅出于难忘,我的书法同先师的总有某种相似处,论者以为未能突破,一种并非刻意模仿的相似,想要摆脱,绝非易事。有畛界处则有藩篱,其幸欤?不幸欤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虽然书法界对于萧娴的书法众说不一,但她深植于碑学、雄强遒美的书风还是得到了不少业内人士的赞誉。如一代大家林散之赞其:“能从笔法追刀法,婉转自如出灵性。”书画家陈大羽则称赞其:“撰隶书联,深慕其笔力苍劲,老而弥健,叹为当代书家不可多得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