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132阅读
  • 0回复

孔雀东南飞,为何要五里一徘徊?|中国古代亭驿制度的历史演变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谈真如
 

极速赛车微信群加V85699931

      自江苏兴化南门,沿水南行十里,有亭名“十里亭”,亦称之“南亭”。在今临城镇。亭畔为古运盐河之一的南上官河,通称南官河。五代杨吴武义二年(920年),析海陵北境为招远场,因置兴化县,取“五里一短亭,十里一长亭”雅意,于县南五里、十里各构亭馆一处,是为十里有亭之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早在西周时期,由于与地方、地方与地方之间有大量的信息需要传递,于是就产生了置邮传命的制度,负责邮递的专职人员被称为行夫、驿使或递夫等。为了方便这些人休息,便在沿路按里程设了一些建筑。如周礼·地官司徒记载:“凡田野之道,十里有庐,庐有饮食;三十里有宿,宿有路室,路室有委;五十里有室,室有候馆,候馆有积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汉代基本沿袭秦代的邮传制度,并且有了更为明确、细致的规定,使驿站制风行天下。汉朝的驿站按其大小,分为邮、亭、驿、传四类,大致上五里设邮、十里设亭。汉代应劭风俗通中说:“汉家因秦,大率十里一亭。亭,留也,今语有亭留、亭待,盖行旅宿食之所馆也。”另据汉官旧仪记载:“五里一邮,邮人居间,相去二里半。”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后,民间也自发在很多交通要道筑亭,基本上为五里一短亭、十里一长亭,专供旅途之人在此纳凉、避雨、歇息,同时也作为迎宾送客的礼仪场所。如白孔六贴·馆驿记载:“十里一长亭,五里一短亭。”也正因此,才使“长亭”和“短亭”成为了话别之地的代名词,成为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一个十分常见的、蕴涵着依依惜别之情的典型意象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作为古制的遗存,在中国的南方还有一种“路廊”的设施,“路廊”的间隔则比亭要远一些,一般要走两三个凉亭才有一路廊。路廊规模要比凉亭大多了,它是一个长廊,一般有一二十米长,路廊的两边也是固定的长条凳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李叔同的弟子丰子恺记录的送别的版本是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天之涯,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台湾女作家林海音在其自传体小说城南旧事中两次提到送别这首歌。她记录的送别歌词则是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问君此去几时来,来时莫徘徊。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人生难得是欢聚,惟有别离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电影城南旧事中的歌曲送别则把丰子恺版和林海音版合二为一,其词为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一瓢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问君此去几时来,来时莫徘徊。天之涯,海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人生难得是欢聚,唯有别离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管是哪一种版本,长亭送别产生的悠远美学意境,让无数中国人动容,以致传唱至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