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263阅读
  • 0回复

为儿喊冤!古稀老人实名控告武陟县公安局、武陟县检察院赖政(转 载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
  来源:发号网-看资讯-独家专访
  
  为儿喊冤!尘封25年的冤案至今未结,古稀老人实名控告武陟县公安局、武陟县检察院赖政不作为。
  
  
  
  我叫程水旺,河南省武陟县嘉应观乡西营村向阳三街4号,身份证号:410823194907188930,电话:17193916317。
  
  我儿子程二江,1979年1月23日出生,20多年的折磨让我们父子俩精疲力竭,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只能实名举报,希望能引起社会力量的关注,助力我们尽快讨回公道,把犯罪分子早日绳之以法。
  
  现实名举报武陟县公安局和武陟县检察院。两家单位在办-理荆龙喜、荆小涛故意伤害一案中的违法及不作为情况控诉如下,请求相关单位和领导能在百忙之中过问此事,为我儿子主持公道。
  
  25年前的1995年4月2日中午,我儿子去嘉应观乡二铺营村取照片,途经荆龙喜家门口时,荆龙喜的弟弟荆小涛趁我不备,突然拿木棒朝我儿子头上猛打几下。当天下午,我儿子又见到荆小涛时,因对他打人莫名其妙,儿子就问他为什么打我,他不理我儿子就走了,谁知一会他领着他的哥哥荆龙喜到来,二话不说,上去抓住我儿子的头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,荆龙喜又从身上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匕首,朝我儿子身上乱捅乱戳,当场将我儿子的左眼球刺破,晶体溢出,将我儿子的左右胳膊上各捅伤一处10厘米长的刀口,腰部、左腿处各有一处3厘米长的刀伤,腰脊椎骨折。由于伤势过重,失血过多,当场昏迷过去。送到武陟县人民医院经过数小时的抢救,幸免一死。在县医院治疗20多天后,因眼部伤势过重,被转入河南省职工医院眼科中心治疗,又住院治疗63天,终因眼部伤重不治,造成左眼失明,终身伤残,医院诊断为:1.外伤性视网膜脱离,2.无晶体眼。后经公安部门法医鉴定为重伤。
  
  在我儿子被打伤后,当时我就立即向嘉应观乡派出所报了案,因我儿子当时只有16岁,又重伤在身,我又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家中一贫如洗,急需要钱救命,经过多次找派出所所长李文星和公安机关才给了3000元治伤费,而荆龙喜只被公安局关了一个多月就放了(当时已经有伤情鉴定书,当时放人没有和我们作任何协商)。直到1999年11月9日,案发4年之后,派出所王小平所长让我签一个协议,再给7500元钱,不要再找荆家了,由于我几年来到处治伤欠了几十万元的外债,又不懂法,就按王所长说的签了字,而将我儿子打成伤残的荆龙喜兄弟却多次扬言:咱派出所和县公安局有的是人,打死他也没事。至此,将我儿子眼刺瞎,腰脊椎骨折,身上多处严重刀伤的故意伤害刑事案件,仅以荆家兄弟赔偿1万多元钱,拘押一个多月便不了了之。
  
  2013年,根据本人的要求,武陟县公安局将荆家兄弟抓获,并报请县检察院逮捕时,武陟县检察院以公安局丢失一些材料为由不予受理,但是公安局又提供了一些其他证据足以证明可以批捕,但是检察院还是不予受理。在被荆家兄弟伤害的25年里我们不断地向有关部门控告,这25年来荆家兄弟给我们带来的不但是我儿子身体上的伤害,更给我们心理造成了巨大伤害,然而25年后的今天给我们更大伤害还有不作为的执法机关:武陟县公安局和武陟县检察院。
  
  我们就想问一问这些执法者是在纵容犯罪还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?难道让我和家人一直在上访中度过余生?请求相关单位和领导给予过问该案,为我们作主,还我们公道,替我儿子伸张正义,让犯罪分子尽快伏法!
  
  举报人:程水旺
  
  2020年6月20日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