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折叠屏手机的 365 天:从品控翻车,到首销秒空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在线说今雨
 

西安阳光豪门商务KTV电话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去年的这个时候,几乎每家手机厂商都宣布要做折叠屏产品,甚至就连本身不是做手机的品牌,也宣布要以折叠屏产品来进军手机市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然而在折叠屏手机问世一年后,这种曾经被市场寄予厚望的产品并没有顺理成章地成为主流,2020 年的手机行业仍然还是不可折叠的直屏手机说了算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最近我在一家知名电器城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,顾客停留时间最长的是当季旗舰,其次是千元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折叠屏手机展柜在半小时内也有两三人驻足,但停留时间基本不超过五分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并不是我在去年会想象到的场景。究竟是何种原因,让折叠屏手机在短短一年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,它们为何不能成为主流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波折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折叠屏手机未能成为当今主流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可靠性,这让折叠屏手机受欢迎程度远低于传统直屏手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然,要将手机从平面变成可折叠,也不像如过去造翻盖手机那么轻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翻盖手机只要一块电池就能运作,折叠屏手机因为消耗更大需要两块;翻盖手机本质上是直屏手机的另一种形式,折叠屏手机是一种全新的形态,它的交互和普通手机完全不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单就以上提到的四点,手机厂商就要解决屏幕、铰链、结构、软件系统四个方面。而这不仅是考验了手机厂商对供应链资源的整合水准,对新技术的应用、研发、优化能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说白了,造折叠屏手机不仅是光有勇气就能实现的事。面对全新且更为复杂的结构,手机厂商还要有打磨出精品的实力和试错的财力,而更为重要的还要有耐心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8 年 10 月,此时距离第一款量产的折叠屏手机三星 Galaxy Fold 问世尚有半年,深圳柔宇发布第一款折叠屏手机柔派(FlexPai)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和我们之前所想的折叠屏手机不同,柔派的屏幕虽然能弯折,可其简陋的造型和生硬的体验都让人大跌眼镜,犹如只是把屏幕铺在夹子表面,然后推出市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通过柔派也能侧面看到折叠屏手机所面临的难题,U 型的铰链不可贴合,不但不美观,还影响手机携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且,柔性屏虽然能弯折,但相对于传统屏幕,折叠屏的表层只能用透明聚酰亚胺(PI)塑料膜取代玻璃覆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意味着折叠屏的耐刮性比传统以玻璃覆盖的屏幕要低,用户使用手机时也要格外小心——尤其是像柔派这种外折方案的折叠屏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2019 年 2 月,三星发布真正意义上量产折叠屏手机 Galaxy Fold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相比于之前的柔派,这款手机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量产型产品,手机使用内折方案,里外双屏的搭配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折叠屏手机的应用,三星也演示了内外屏联动、分屏多窗口同屏的使用场景,交互体验也精致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此前在柔派上出现的折叠屏的铰链问题,这次被三星通过齿轮机械结构得到解决,手机两边不但能完全合拢,而且开合体验也更加优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 2019 年 11 月的媒体访问中,三星曾介绍 Galaxy Fold 在研发时就有一千款原型机,研究人员在日常所见的可折叠产品中寻找灵感,并最终敲定出能保护屏幕和兼顾握持手感的内折方案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尽管 Galaxy Fold 的新铰链解决了折叠手机时的美观度,但复杂的互锁齿轮结构,也对手机的密封性有着更高的要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作为首轮评测媒体之一的 The Verge,就因为手机铰链进入杂质(灰尘或沙粒),影响铰链齿轮工作,继而发生连锁效应破坏屏幕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「铰链危机」只是开始,让 Galaxy Fold 回炉重造的还有一层贴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包括我在内,许多媒体在评测手机时会习惯性地撕开屏幕贴膜,减少产品拍摄时的反光,PI 贴膜作为和普通贴膜长得非常像的保护层,在没有任何标注下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层普通贴膜,虽然撕开原厂膜对于普通手机来说无伤大雅,但对于折叠屏来说是致命的操作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作为去年 4 月评测第一批 Galaxy Fold 的编辑,当时我在国行的评测机上也发现不少问题,比如铰链在多次开合后,机械结构会出现明显松动,合盖状态下捏紧手机会出现「嗝吱」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我甚至也尝试过把屏幕贴膜撕开方便拍摄,但由于一直撬不开贴膜边缘,无意间保住了屏幕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三星 Galaxy Fold 本应能成为折叠屏手机中的标杆,但最终却因为各种问题而遭到大众诟病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经过半年时间的重造,加强防尘、加固贴膜的Galaxy Fold 于 11 月正式登场,但可靠性的余波未平,新机的市场收获甚微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人们更愿意花一万元去买直屏旗舰,也不愿意去尝鲜折叠屏手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可靠性只是让 Galaxy Fold 遭遇冷落的其中一个主因,另一方面是在三星推出改良款 Galaxy Fold 之前,小米、华为都陆续在 9 月、10 月发布折叠屏产品。相比于已经被「剧透」的 Galaxy Fold,这些产品的造型更加惊艳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,或许是因为手机的结构和屏幕都是采用全新的方案,技术工艺上仍有不少难题,原定于去年 12 月上市的 MIX Alpha ,至今仍只有 19999 元的价,尚未公布上市日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华为 Mate Xs 算是在去年发布,而且声量和销量还算不错的折叠屏手机。一方面是因为 Mate Xs 用了柔派和 Galaxy Fold 的「折中」方案,在使用外折的同时,也让两边合拢折叠,而不需要另外设置外屏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一款是三星和中国电信定制的 W20(基于 Galaxy Fold),但由于这款手机的推广和销由中国电信主导,因而在市场上表现十分低调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然,除了折痕问题,厂商供量不足、普遍超万元的定价,仍是普通用户接受折叠屏手机的一大障碍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曙光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就在各家厂商都在想折叠屏手机如何制造、如何运用之际,2019 年 11 月,作为世界移动电话鼻祖之一的摩托罗拉突然宣布经典的 Razr 系列回归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这次的 Razr 不再是过去的 T9 键盘加屏幕的造型,而是以 6.2 英寸的折叠屏取而代之。手机转轴处也使用由联想 YOGA 和摩托罗拉联合定制铰链,其作用不言而喻,增加手机使用寿命、尽量避免碍眼的折痕出现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这次摩托罗拉利用折叠屏来复刻经典,像是用现代科技复刻的经典跑车,自然能收获不少情怀老粉的关注和支持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「复刻经典」是折叠屏手机遇到的第一缕曙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实际上,竖屏折叠除了复刻出翻盖手机,还带来了折叠屏应用的另一个思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无论是柔派、Galaxy Fold、Mate X / Xs 等等折叠屏产品,他们在设计伊始就是想在手机的基础上,通过折叠屏来加入平板电脑的特性,让一个设备能兼顾两种设备的工作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 Razr 则相反。折叠屏在这里的作用,是用于取代传统的交互方式,比如通过触控来取代传统的 T9 键盘,通过折叠屏的特性让机身保持便携,甚至达到比普通手机更小的体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复刻经典的 Razr 为摩托罗拉赢得了不少声量,可相比于折叠屏的创意,它的其他硬件却显得相当平庸,甚至比当时只有 1/2 价的手机都要逊色不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纵使折叠屏复刻翻盖机的创意非常出色,但在更现实的价和折叠屏过去的口碑面前,人们更愿意选择传统直屏手机,而不是 Razr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况且,摩托罗拉虽然是在 2019 年 11 月发布 Razr,之后也宣布国行版将在 2020 年上市,但截至到我撰写这篇文章的 2020 年 6 月,Razr 还没有登陆国内市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虽然 Razr  尚未能和我们见面,但行业对新形态手机的研发也没有停滞,有了一年前 Galaxy Fold 的前车之鉴,以全新形态、多项改进的三星 Galaxy Z Flip 在今年二月登场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尽管 UTG 本质上仍然是塑料,耐刮性依旧不如玻璃,但其强度比之前的软膜略高,也至少能抵御像灰尘、颗粒对屏幕表面的轻度磨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在屏幕、铰链工艺改良的基础上,三星也没有让 Galaxy Z Flip 重覆 Galaxy Fold、华为 Mate X / Xs 的商务路线,而是另辟途径,往消费群体更广、消费力度更大的时尚领域进发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首先在产品包装方面,这次 Galaxy Z Flip 以「化妆盒手机」的角色进入市场,外观还引入像紫色、金色两种颇为抢眼的配色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另外,三星这次还携手 Thom Browne 发布联名限量款,其作用和 Jordan Brand 与 Dior、Adidas 与 Prada 跨界合作相似,进一步扩大产品在跨界领域中的影响力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三星在宣发 Galaxy Z Flip 时没有如当年 Galaxy Fold 一样强调产品商务属性,而是简单介绍了产品的硬件升级点,然后展出竖折屏在自拍、视频娱乐上的优势,产品风格因而变得更加接地,更让人容易去理解折叠屏的好处和作用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作为市场上鲜有的折叠屏产品,Galaxy Z Flip 的价(11999 元)比过去的 Galaxy Fold 便宜了四千元(15999 元),它甚至比顶配 iPhone 11 Pro Max(12699 元)还要便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有着跨界的定位、全新的包装和更低的价,Galaxy Z Flip 的市场表现给当前的折叠屏手机市场带来一股暖流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三星到底卖出了多少台 Galaxy Z Flip?尽管三星至今仍未对外公布具体数字,但根据 SamMobile 引援信息报道,三星单在今年 3 月共出 23 万台 Galaxy Z Flip,销额同比增长 56.1%。如果这一数据为真,那么对于一款在疫情环境下销的万元手机来说,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折叠屏手机似乎正迎来了另一缕曙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回响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事实上,自手机可弯曲、可折叠这一概念问世以来,世界上不仅只有手机厂商在努力让手机形态发生变化,手机各环节中的零件供应商也都在提供各种可弯折技术,力图让折叠屏手机达到传统智能手机的水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当然,提升折叠屏耐用性能最有效的办法,就是使用可弯折的玻璃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://img0.imgtn.bdimg%2e%63%6f%6d/it/u=2986842463,4256747240&fm=200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其实早在 2012 年,康宁就已经展出过只有 0.1 毫米厚的柔性玻璃Willow Glass,这款玻璃无论是厚度、韧性还是防护性能都是今天折叠屏手机的完美零件。但由于 Willow Glass 必须要浸泡于盐溶液中,该物质有可能会腐蚀显示屏,因而不适合用于折叠屏设备当中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不过之后康宁没有停止对可弯折玻璃的研发,相反,他们正努力将这种柔性玻璃用在折叠屏手机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根据 Wired 在去年 3 月对康宁大猩猩玻璃部门负责人 John Bayne 的采访,康宁正在研发一种新型可弯折的玻璃,这种玻璃和 Willow Glass 一样为 0.1 毫米厚,且最高能达到 3-5 毫米的弯曲半径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0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uH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1193031877,4058064733&fm=27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折叠屏手机一直被诟病的折痕问题,也可能因此得到解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 John Bayne 在当时并未透露这种柔性玻璃会在何时量产,只是说已经给部分客户提供样品,正在根据客户要求改良,以满足客户对弯曲半径和耐用性的要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至于 Bayne 所提到的「客户」是哪几家手机厂商,有传言指出三星,也有传言说是苹果,但消息的真实性仍有待商榷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0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H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3917409400,2393176284&fm=200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由此可见,尽管折叠屏手机在过去一年的研发、销上遭遇到不少挫折,但仍然没有阻碍这类手机的发展,并且折叠屏手机正在以更高品质的方向发展,成为区别于普通手机的另一种手机主要形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今年初的 CES 展会上,我在 TCL 展台看到一款折叠屏手机模型,和当下所有折叠屏手机不同,该机采用「内折+外折」双折叠模式,也就是通过两条铰链将屏幕折叠成「S」形,在折叠模式下它拥有 6.65 英寸屏幕,展开后能将屏幕扩展到 10 英寸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3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8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4192063550,883592639&fm=27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这种三折屏手机的产品理念,TCL 通讯全球设计中心总监竹岩向钛媒体介绍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TCL 的柔性屏设备就是为了突破界限,跨越品类而生。从屏幕尺寸这个维度,TCL 三折屏跨越了从手机、迷你平板到正常平板电脑的三个边界,横跨了三个品类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3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8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2966343010,1048527137&fm=27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1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X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1395784855,1889423880&fm=200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由于云卷屏手机涉及的新技术比折叠屏更多,无论三折叠手机还是云卷屏,都是在概念、原型状态,离量产销仍有一段距离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0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H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814030850,881238730&fm=27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相比于第一代产品发布,今年柔宇还宣布和中兴达成合作,将在未来的中兴 5G 终端中使用「第三代蝉翼折叠屏」,但尚未公布产品价和具体发时间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3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8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424481771,2127058504&fm=200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是就当前技术来看,手机厂商暂时还没有一种能从根源上解决手机屏幕、续航、软件、成本、价的办法来提升产品体验,因此折叠屏手机的市场表现对比传统直屏在未来 2-3 年内依然会处于劣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加之,当前直屏手机已经开始进入「屏下无孔」化,受限于屏幕技术的折叠屏仍需要不断升级、创新,才能保持在市场的吸引力。
      
[img]https://ss0.bdstatic%2e%63%6f%6d/70cFvHSh_Q1YnxGkpoWK1HF6hhy/it/u=867428799,1542927069&fm=27&gp=0.jpg[/img]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为了增加折叠屏手机的用户量,折叠屏手机也会构成高、中两档的产品路线,比如像 Galaxy Fold 和 Galaxy Z Flip,让折叠屏手机满足不同预算和定位的用户要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或许在若干年后,折叠屏手机也能像今天的曲面屏、5G 手机一样成为大众消费的产物,它能让消费者一手同时掌握两种设备,就像现在的多摄像头手机一样——一机走天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